热门推荐

随便看看

选址难沟通难公厕建设屡交“白卷”(图

2017-10-31 10:15

  网友“热点控”:有义务为有发声需求的市民提供一个真实有效的渠道来表达意见,这些市民应该是决策的利益相关方,可以邀请或者社会组织一起参与,采集意见后还要认真调研考察,流于形式的“听证会”不办也罢。

  郑州市园林局曾有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随着城市发展,行道树和市政建设很容易出现矛盾,而出现矛盾后,他们在职责范围内,肯定会争取行道树。比如在当年的“四桥一”建设过程中,郑州市园林部门听取市民,就成功保留了大量法桐,“现在走在金水二层,也能享受到绿荫”。而在郑州市地铁一号线一期工程开工建设时,经过各方努力,人民站的法桐移栽数量也由83棵减少到了37棵,使人民的法桐景观基本得到保留,让不少郑州市民倍感欣慰,这无疑是与决策双赢、城市发展的成功探索。

  不相信变电站选址环评并持有上述观点的居民不在少数。对基础设施建设可能带来的负面后果,居民担心、反对甚至,这就是被学者称为的“邻避效应”心理。邻避效应是英文音译,意为“不要建在我家后院”。

  该工作人员直言,首先,市区可供选择的建设地点太少,即便选好了地点,规划审批办起来也并不容易。规划部门在进行最初的城市规划时,往往会忽视对市政基础设施建设的规划,后期再选址建设时,就可能与城市整体规划不相符,从而得不到审批,拿不到审批手续。虽然在对、拆迁、新建的城市用地进行规划时,会预留包括公厕、垃圾中转站在内的市政基础设施建设的用地,“但建设方在建设时,并没有把这块地如实使用,我们想建也没地儿建。”

  70后读者常峰:作为一个老郑州,不管开建什么城市设施,都持支持态度。但涉及自己工作生活圈附近的设施,自然会关心其利弊。有利弊的自然会有碰撞,前提是沟通,充分地解释会让的工作更加顺利开展,也能够让市民更加了解,进而理解所要设立的设施。理解和尊重不光体现在人与人之间,更存在于与之间。

  “变电站就像公共卫生间,谁都离不开,但谁都不愿让它建在自口。”国家电网河南分公司一名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如是说。

  “市民同意了就建,不同意了就换地儿,只能这样,建个公厕就像‘打游击’。”该工作人员无奈地说,早几年建的都是土建水冲式公厕,由于占地面积大,不受大家欢迎,建到哪儿,哪儿的市民都反对。后来,以为换成移动绿色环保型公厕,选址会容易点,“可谁知几乎一样难”。

  核心提示小学门前建公厕,引发大井喷,也让一个市政工程面临“流产”。对此,郑州的市政部门满腹苦水:沟通难,选址难,眼看年底将至,今年公厕建设任务一个也没完成。建座公厕,为何这么难?

  同时,郑州市另一区市政部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大河报记者,今年年初下达的建公厕(不包含垃圾中转站)的任务,至今一个也没能完成。

  居住在纬一附近的市民王先生:几个月前在口看到一个写着“金水区社区生活垃圾直运点”的绿色标牌。当得知,清理生活垃圾不再通过中转的方式,而是直接由“桶挂式压缩车”将垃圾密封、压缩、运输至郑州市综合垃圾处理厂后,连连为这种新型的清运模式点赞。作为市民,一般都不希望垃圾中转站建在自口,味儿太大,生活会受到影响,但每个家庭都会“制造”垃圾,也有扔垃圾的需求。如今,看到市政部门也在改进垃圾清运方式,还是蛮赞许的,就应该这样,换位思考最重要。

  2013年参与、反对一处变电站建设的居民曾表示:“大家都说变电站会产生大量电磁辐射,会影响生育,诱发白血病、智力残缺,一旦发生爆炸,我们是直接者。”

  热衷于环保公益的大学生刘鑫鹏:听说在深圳就有垃圾焚烧发电厂组织市民进去参观过,这些先进环保企业的做法,咱们市政建设部门能不能也借鉴下呢?遇到可能会有井喷的项目,邀请有相关利益的市民提前参与,组织参观、座谈,监督工程,了解每一个环节,只有沟通完全透明,才能建立互信。

  今年5月底,郑州市发文,公告“祭城”更名为“平安大道”。多名祭城社区居民无法接受,把郑州市告了。一名居民直言,“就好像祖坟被人动了”。作为郑州市“最有来历”的一个名,众多专家学者和市民都希望能留住。居民代表朱广义曾告诉,2013年9月11日,郑东新区派人召集居民代表征求意见,“当时参加的代表都不同意。但是在2015年5月底,一夜之间,我们发现祭城的牌全换成了平安大道”。

  “2015年给我们区的任务是修建5座移动环保公厕,东关小学这是第一座,结果还没建起来。”昨天下午,郑州市管城区城肥管理队一名工作人员称,目前,该公厕修建与否还在学校、教育局和办事处多方协调中。

  其次,好不容易选一地址,在建设前,还要充分考虑水电的接入,“公厕、垃圾中转站建设,并不止是市政部门的事儿,要与水电相关部门配合”。

  避”,意为“不要建在我家后院”),指居民或当地单位因担心建设项目(如垃圾场、核电厂、殡仪馆等设施)对身体健康、质量和资产价值等带来诸多负面影响,从而激发人们的嫌恶情结,滋生“不要建在我家后院”的心理,及采取的强烈和的、有时高度情绪化的集体反对甚至行为。

  2011年,有网友将嵩山与棉纺人行过街天桥、大学与康复前街人行过街天桥并称为“两大遗憾设计”。不少市民在受访时表示,天桥不仅上下口方向不合理,连建桥选址也值得商榷;也有市民希望在决定修建基础设施时,提前征求一下市见,避免无效投资。

  社会存在邻避效应是人之常情的表现,是经济人与非社会人纠结的结果,应循理解决,不能简单、处理,也不能指望一夜之间解决。

  该工作人员满腹苦水地说,公厕人人都需要,但是谁都不愿建在自口,“不光公厕,建垃圾中转站也一样,选址实在太困难了,每年压的任务都很重”。

  然而,以讹传讹、偏听偏信、停工重建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循理疏导、公开透明才是应有之义。正如网友“@苑景波”所言:“经过科学论证,变电站对人体是没有危害的,选址肯定是经过科学论证的,如果随意更改,那还能起到它应有的作用吗?有些人不能总考虑自己,也不要随意跟风。等用不上电或者电压低的时候都又该发牢骚了。”

  此外,选好的地点,也可能因为一些无法预料的客观因素而“流产”。“曾经,规划建设一座公厕,周边市民也非常支持,而开工后才发现,地下管网太密集了,没有办法继续建,就只能停工了。”